澳门新葡新京在线
个人资料
孔庆东
孔庆东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916,941
  • 关注人气:342,9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且听我酒后道来

(2012-01-06 22:11:04)
标签:

买票难

建筑界黑幕

          

 

 

 

铁道部回应网络购票难

(2012.1.4)

 

主持人:1月3日,针对铁道部购票网站系统堵塞,导致无法购票现象,铁道部门解释:由于这些新的措施都是第一次迎接春运客流高峰的考验,还在不断地健全完善之中,并建议旅客采用电话订票等其他的方式来购票。孔老师您看,马上就要到春节了,眼瞅着现在就要春运了。

孔庆东:铁道部也是我们国家著名的不要脸的部门之一了,是吧?刚才这个新闻很好,刚才这个新闻非常客气,没有对它进行一句批评,是很客观地报道了一个事实。我相信所有报导这个事实的记者、编导、主持人,心里都会对铁道部有意见的,但是呢,这个新闻挺客观的,没有像《孔和尚有话说》这样直接地抨击他们。那么,就把抨击的任务留给咱俩了,咱俩就得抨击铁道部了。铁道部说呢,“我们现在,为了方便广大乘客购票,开展了一项新的业务,叫网络购票”,大家欢欣鼓舞一下,铁道部有进步啊,为人民服务的素质提高了——原来没有网络购票,原来只有电话购票、排队购票,现在增加了网络购票,好!大家就上当了,就去网络购票了。网络购票一看,不但购票很难,还不如原来方便,而且还把你钱吞了!(主持人:对啊!)然后,大家就对它提意见,提意见,铁道部就说:“哎呀,因为我们第一次搞这个事儿,还不完善,没有经验,还在继续完善中。”凡是什么事情说“继续完善中”,这都是托辞,做一个比方说是什么呢——武大郎卖炊饼,现在武大郎突然增加一项业务,武大郎说“我卖饺子了”,大家都去买武大郎饺子,说武大郎你卖饺子了嘛,从饺子里吃出了什么臭虫啊、蚊子啊,吃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然后给武大郎提意见,武大郎说:“对不起,我们第一次卖饺子,还很不完善,我们还要继续地完善这个饺子业务,那么目前呢,请你还继续来吃武大郎炊饼。”所以武大郎他就犯了一个双重的欺诈罪:第一个呢,他还是想让人买他的炊饼;然后,用卖饺子这个事情来忽悠人,来给自己涂脂抹粉——他自己在商业部门上报的时候,谎称自己增加了业务,在上级那里获得好处,在媒体那里获得好处,欺骗的是他的消费者。一个网络购票,在技术上有那么难吗;一个堂堂的国家大部委,搞不好一个网络的事儿?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说这是三十年前,我相信,二十年前我也相信,因为那时候网络确实是在初步的建设过程中。那么现在,就是一个网络购票这个事儿,我相信几个中专生,就学计算机专业的中专生,都能把它搞定。你铁道部就缺乏这样的专家,网络购票系统都搞不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断定,铁道部故意造成网络购票难,迫使人民放弃网络购票,达到它不可告人的可耻的目的!不然呢,你是没有办法说服像我这样的人的,我不相信网络购票这么难——网络购物都很容易,网络购票还难了?网络上都可以买古董,网络上可以买很多很多比火车票复杂一万倍的东西,怎么小小一张火车票就买不到呢?所以,铁道部是上欺党中央,下欺全国人民!自己捣乱,就是要破坏人民网络购票,但是又要欺骗你,所以它说的这个什么什么“正在完善建设”中,完全是欺骗人的鬼话。它给了你具体的答复没有?没有。什么时候完善好啊?是春节前呢,是八月节前,是五月节前啊?都没告诉我们,就是它永远地可以完善下去,遥遥无期!按理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假如真是网络购票难,原因在于技术问题——领导应该怎么答复这个事情?说:“对不起,我们现在技术上确实有问题,我们保证在三天之内解决这个技术问题。”而不能够把人家又推到电话购票上去,说“这个不行了,你们还是电话购票吧”,这叫不要脸。前一段儿,我们刚刚处理了温州动车事故,国务院严肃查处了铁道部的前任领导,包括现任领导也有责任,下边查处了好几十个人,刚查处完,现在又这么不要脸!所以——孔和尚我也不顾我铁道部有那么多朋友了——铁道部所有处级以上干部,都应该拉出来,机关枪,全部毙了!祸国殃民太可恨了!我们国民经济发展,你们铁道部拖了多大的后腿啊?铁道部是仅次于外交部的汉奸部门!

网友:我现在就在不断刷铁道部官网,根本进不去,尤其我们校园网这么慢——无论如何,普通人总是难买到票。

孔庆东:这分两部分啊——第一部分先批评你们学校,你们学校网络慢,顺便也批评我们北大,我们北大网也比较慢;第二,还是铁道部有问题,就是它其实没有那么多的票放到网络上,完全是欺骗人民。铁道部的大部分票,还是它内部的“黄牛党”拿走了。

主持人:对,就好像每次春运前,不管是飞机票,还是火车票,也永远在网上不管提前多长时间,都定不到。

孔庆东:我刚才为什么说要枪毙铁道部处级以上领导呢?没有处级以上领导的参与,那“黄牛党”能那么猖狂吗?你说“我现在我想当‘黄牛党’”,你当得了吗?你不认识内部的人,你怎么当“黄牛党”?(主持人:当不了。)你以为“黄牛党”都是半夜排队买的票吗?根本不是。你买不着票,“黄牛党”也不可能在窗口买着票,“黄牛党”也不可能在网络上购到票,唯一购票的方法,就是你认识铁道部的内奸,你才能拿到票。(主持人:看来这个“黄牛党”的活,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对,人家都是有——(主持人:有门路,有道道的!)——“帮会”,那叫“帮会”。

网友:假大空的铁道部,NND,估计今年回哈尔滨过年难买到票了。越改越乱!

孔庆东:我上学的那个时候,你早点去,多排几个小时的队,还是能买到票的。现在根本就是总的供应额是有限的,你1000个人排队,它只有200张票,就是保证你800人买不着票,你哪儿都买不着。这根本不是技术问题,就是总的票数有限。

主持人:尤其是春运买票的时候,自己的感触特别大,我每年也要回家过年,这个事儿,让我特别头疼。还好我今年是找关系,各种关系,总算是弄到一张票。

孔庆东:所以铁道部的这个票啊,就是铁道部你要想给自己洗清楚,以后不让孔和尚骂你,怎么办呢?你把你每一趟车次的票,全部透明,这一趟列车一共有多少票,然后你如果说要照顾某些特殊的部门,或者是首长,这也可以透明,老百姓会原谅的。你说我们比如这趟车,一共有1500张票,我们拿出100张票来给领导留着、给关系户留着,我们大家同意,那就是说还剩下1400张啊,我们就盯着这1400张都卖给谁了,不就完了吗?这样你自己也解放了,你自己首先不挨骂了,然后有更多的人都买着票了,不也挺好吗?你何乐而不为呢?

网友:铁老大,老大难!没有为民的心,什么事情更是难上加难!

孔庆东:我们铁道部是国家非常重要的核心部门,我们解放后、建国后,铁道部一直是由公安部来管的——不是公安部直接管,就是由我们很多的公安人员加入铁道部,来管理铁道部的。铁道部这么搞下去,我建议以后铁道部就实行军管,铁道部就交给国防部来管。

主持人:孔老师,你过年呢,过年回哈尔滨吗?

孔庆东:我现在也搞不定我回哪儿,但是我回哪儿不回哪儿,确实我不能埋怨铁道部,跟铁道部没关系。(主持人:因为您肯定有票。)不是肯定有票,因为我是去哪儿身不由己,我现在不知道我要去哪儿。因为,比如说,哈尔滨也让我,山东也让我去,云南也让我去,广东也让我去,我不知道我去哪儿。所以我要临时才弄个骰子,摇一摇,看去哪儿。

主持人:天啊,那么复杂啊?

网友:平时把人民说的不理,当耳旁风,或当刁民不听他们狗日的话,亡国时刁民就是最伟大的了,再看领导人他们那怕死孙子样。

主持人:什么意思呀?搞不懂。

孔庆东:气的,气得语无伦次了。

网友:你练习别拿春运练啊,这不坑人呢吗。

孔庆东:一方面,我们经常吹嘘我们的铁路运输怎么大发展,可是实际状况中,是人民买票这么难!二十多年来,基本就没有缓解这个买票难的问题。

主持人:而且孔老师你知道吗,我在买票的时候,我都提前了一个半月,飞机票没有了。

 

 

 

清华称副院长举报校长贪污,系当事人“误听误信”

(2012.1.5)

 

主持人:下面来关注一下微博新闻:1月2日下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尹稚,在微博上炮轰清华大学校长,称其与一个叫“波士顿设计”的机构有不正当合作关系,涉嫌贪贿行为。孔老师,您看这位老师在前后发的微博完全不一样,180度大转弯,我们应该相信哪个说法?

孔庆东:首先,我觉得他名好像起错了,或者咱们写错了,他不应该叫尹稚,应该叫“幼稚”——幼稚的副院长。两个总得有一个是对的,他现在认为前面是错的,后面是对的,那我们怎么能保证他后面这一次是对的呢?我们能不能保证他这一次又是在喝酒状态下删掉的呢?(主持人:就是啊!)他很可能这次喝多了,以为自己上一次说错了,所以进行了一个误操作,把原来的微博给删掉了——这完全可能的啊。一个人如果说因为喝了酒出事,那我们就不能保证你是哪一次算喝酒出事,很可能这次喝酒出事了。这个微博,我是在我们唐师曾师兄那里看到的,唐师曾转了他这个,因为我是关注唐师曾的,我才发现。那我作为一个高校的老师呢,我觉得高校里边领导啊、后勤啊、行政方面啊,有贪污腐败的事情,不算新闻。但是我觉得,哦,清华校长竟然跟“波士顿设计”有联系,那这问题就很严重,它不是一个贪污腐败的事情。我宁愿相信清华校长是廉洁的,但是,我们不可不对“波士顿设计”提高警惕。我们国家的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都已经操纵在帝国主义手里了——粮食、油,我们都知道了;我们国家的设计、建筑问题,现在越来越多地也被帝国主义插手了。大家知道清华大学,是我们国家在建筑领域比较领先的这样一个高校,清华的建筑专业是很不错的。那我很担心我们清华大学建筑方面,跟帝国主义有勾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很多建筑设计,包括我们现在已经有的那些所谓著名的建筑物,比如鸟巢、国家大剧院——我看清华大学一批有良心的建筑学家,早都举报过了,举报信早都写到党中央去了,这里面全都有不干净的内幕!帝国主义国家的一些建筑界的流氓,在他们国家他的方案不会被采纳的,竟然在我们国家,能够出名、能够被采纳——包括央视大楼——这是怎么回事?这后面一定有贪污腐败。当然,这个贪污腐败,我们不能随便指责一个具体的人头上,我们不能就此认定说清华校长就有问题。我也希望,清华校长没有问题。但是,只是用这样一个方式,说他喝醉了,然后把微博删了,这个事情就解决了,我觉得好像不能够令人信服。相反,更让人觉得,哦,“波士顿设计”有这么大的势力啊!就觉得这后边是一个庞大的黑社会,他们不但可以操纵具体的设计师,可以操纵我们国家最优秀的校长,可以强迫人家把微博删掉。那我觉得这个“波士顿设计”,它勾结的已经不是一个校长了,它必定勾结着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才能够在中国做出这么有利的事情来。

网友:这太内涵,太剧情了。

孔庆东:像小说。

网友:姑妄言之姑听之,没有调查,咱不好来发言啊。

孔庆东:我觉得清华最好的解释,是把这个“波士顿设计”解释一下。因为他说校长有贪污,咱们说与事实不符、误听误信,校长没贪污——这好解释,这不要紧,关键大家担心的是:这个“波士顿设计”到底怎么回事,跟你们有没有关系?这个才需要解释。(主持人:而不是说到底是不是酒话,是不是疯话。)酒话未必不真。(主持人:酒后吐真言嘛。)你看看,石菲都知道。以后我让你说真话,就请你喝酒。

网友:老话说,酒醉心里明!

孔庆东:酒醉心里明,醒了就删除。

网友:敢作敢当嘛!酒话?又是愚弄老百姓!

孔庆东:我今天看到好像是张鸣教授写的一个微博,我觉得挺好,还给他转发了。他说中国学者挺可怜,只有在酒醉的状态下,才敢举报领导。我觉得这个也批评得挺尖锐的。

主持人:确实,不酒醉的时候,谁敢?!

网友:这种现象,中央应当出来认真查处,给予证明是否清白,杀鸡给猴看,枪毙几个,以谢民意才好。

网友:唉,真相就这样给和谐了!

孔庆东:但是影响确实挺不好的,不管是不是真的,造成的影响特不好。

主持人:确实是,就像孔老师说的,我们想证明这个事情是假的,应该从本质上走,而不是说微博上面是否是酒话。

孔庆东:对。

网友:哈哈,神奇的国度,更神奇的清华!

孔庆东:我觉得还是背后这“波士顿”的力量大,它能够左右清华。

网友:相信第一次是真话,后来一定是被和谐啦!

孔庆东:当初如果知道会被和谐,何必第一次要发这个微博呢?所以我觉得这个老师还是幼稚。

主持人:也就是已经让我们老百姓知道了一点消息,好奇的老百姓,一定会将这个事情问到底。

孔庆东:你这不是逗我们玩了嘛!

主持人:你不能说你说不算就不算啦。

网友:酒后吐真言,胆小如鼠,一不小心引火烧身了。

孔庆东:他可能没想到引起这么大的麻烦。(主持人:对,没想到自己偶尔发一次微博,竟然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没错。我昨天晚上去“新浪微博之夜”,正好碰见唐师曾了,我刚要问他这件事,唐师曾说:“都删了,已经都删了,再也没有了!”我说你这乐什么啊?

主持人:他的意思是:哎呀,可算把这个大麻烦给扔出去了,可算把这包袱放下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新葡新京在线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