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在线
个人资料
李家燕
李家燕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3,378
  • 关注人气:6,0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姐姐卢拉

(2007-09-07 20:33:23)
标签:

文学/原创

小说

分类: 小说
我的姐姐卢拉
    ______卢拉笔记
 
 
在一排长长的成熟的篱笆院落前,我停下脚步,抬头张望,这分明是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区 ,想起自已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重返到这里,心里还想着:我怎么绕了那么远那么远的路啊!却原来是在这里哦!我还隐隐约约地知道自已是在梦中,我盼望自已不要醒来,我好在梦中执著于自己的发现。
 
梦中的人好像都不具备什么特别的明智,只一味痛惜,伤恸,直想将己经丢失的一切统统追回来,否则便不甘心。梦醒时,我的心里一下子涌起一阵高音喇叭似的声音:"原来我失去了那么珍贵、那么重要的东西!"
 
那些日子里,我在夜里连续不断地做着类似这样的梦,反反复复地听到来自自已内心的声音,而现实中我知道我确己沉溺于安逸膏梁的日常生活很久了,就好像是一个长长的昏睡休眠期,可我终又被记忆击痛击醒,我开始常常感到莫明的不安,一种越来越巨大的不安,那是一种负担,是一种压力,我日里梦中为那些梦境所困扰。
 
难道不应该忘却过去的一切吗? 往事重又涌上心头,尤其是在那些狂风大作、暴雨不断的夜晚,那狂风和暴雨就像鞭子似的抽打着我的心,为什么己经消失了的过去重又对我成为一种磨难,什么时候才能重归安宁?
 
如果时光能倒流,如果我能早早的将我的向往与等待化为现实行动,事情会不会是另一个面目? 然而,那个年轻幼稚的我除了幻想就是等待,就是那么幼稚地等待,等待,等待,最后却发现一切都晚了。
 
那时,我总爱幻想,当我盼望自己的心灵有一个依托的目标时,一个亲切的面容在我的心象面前出现了,一个神圣的名字也到了我的脑子里,这个形象深藏在我的内心深处,紧紧地藏着秘不宣人。
 
那张神样的亲切的笑脸己经深深地雕刻在我的心间。他看上去很优雅。我总爱花很多时间去幻想,他就像一支歌、一支极其动人的歌常常地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吟唱。他是诗篇,常常地在我的心海里吟诵。而这个人却什么都不知道。
 
有时也不免寂寞,但一想到他正生活在远方这个事实,就使我感到不致于过甚的寂寞,毕竟是有希望,可以等待,虽然这希望远在天边。我惧怕他人知晓这个秘密,而这惧怕的底子也许并不是惧怕本身,而是一种珍惜,一个人渴望得到一件珍贵的礼物,可是却不敢轻举妄动,怕一轻举妄动就会失去。
 
那时,在故乡的一个个美丽红染的黄昏,我常常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走着,走着,反反复复地徘徊又徘徊, 心里怀着美丽的憧憬。而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己有太长的时间没有来自远方的音信了,是信件遗失了吗?也大约是出于一种朦胧的本能,心里开始了一阵阵的恐慌,便挣扎着要去一次远方,于是,我真的像个勇士般轰轰烈烈地一个人上了路,完全忘记了路途的危险。
 
当我来到向往己久的目的地时,他却早己离开此地,别人请我坐下,很自然地对我谈及起他,谈着谈着我确切地听到了一个我不该听到的信息,我安安静静地看着跟我说话的人,可我深切地感到就在自已的身边仿佛发生了无声的崩塌。
 
我宁愿相信一切,就是不愿相信事实。我再也坐不住了退了出来。我恍恍惚惚地来到了大街上, 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车站方向走,我边走边想:此时面临的就是尽快去到那个很远很远的城市,听他亲口说说清楚。我走得有些踉跄但我想飞快地赶过去,在最快的时间内赶过去,我重又上了车。
 
深夜,我看着漆黑漆黑的车窗外,自个儿流着眼泪,我不知道事情究竟出在哪个关节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己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只知道要去尽快地赶路。小时候我曾错误地认为放声大哭是人生最悲惨的境遇,直到这时我才知道,眼泪流过之后的无所适从,那是一种深刻的失望。像危难一样,它一旦降临,便意味着要开始一场艰辛的跋涉,前途莫测。
 
当我一路风尘在几天几夜后于灯火通明的时分来到这座城市、坐在他的工作的办公室时,是他的一个长着一脸大胡子的年轻同事接待了我,他说:他回内地了。他又随口告诉了我他此次回内地的原因。我坐在椅子上,又开始一次安安静静地崩溃。悲哀和失望,它总是发生在人们内心里。
 
我又重返内地。火车上人很多很多,人人都是轻松自如的样子,而我却漠然地看着窗外。我不认识别人,别人也不认识我,我不与任何人说话,而别人也不知道我的境况。
 
我还要继续去找寻答案,这种事情的发生,似乎就是专门为了让人体尝这世界毁灭的痛感,这是什么样的痛楚啊,心中就好像有些什么东西破碎了似的,真相是骇人的我怎么也想不通,而事情再也回不到发生以前。
 
我觉得分外委屈,感觉本该属于自已的一件对我而言是人世间最珍贵的礼物,如今被一个丝毫不相识的人毫不客气地抢走了,我认为是那个我从来就不认识的人把只应属于我的礼物抢了去残酷地剥夺了我的权利。
 
现实是这样的残酷,这是多么可怕而又沉重的丧失,我曾常年累月地去幻想,事情却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我想起我曾经无数次地半耳语或暗地里在心里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呼唤,向整个远方呼唤,向所有展现在我眼前的花草树木、树上的小鸟、路边的小溪、一切的一切呼唤,呼唤那神圣的名字,可是他并没有听见,为什么只敢默默地无声地呼唤?我是多么多么地后悔啊,昏暗中我又伸手抹去眼泪。
 
 在十几个日日夜夜拥挤嘈杂和疲惫不眠的跋涉之后,历经千辛万苦,我终于来到他的身边,他并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撞上门去。岁月匆匆,一晃己好几年过去没有见面,其间一二年还未通信息,见面的一刻,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尔后脸上露出我熟悉的明朗亲切的笑容,他问我是怎么找到他的?!
 
我们向前走了几步路,该怎么说呢我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我只问了一句话,他点点头回答了我。于是,我就像完成了任务似的,不再多说一句话,就那么草率地与他匆匆告辞,分手,离别。
 
我急急地转上了大街,感觉离他越来越远了,便慢慢地慢下了脚步,我木然地漫无目的地走在寒冷的街头,寒风吹透了我衣着单薄的身体,我开始打起了寒战牙齿格格响手脚冰凉。
 
这个世界并不是永远是春天永远那么温暖。现实是那么的残酷,它其实深深地刺伤了我的心,使我脆弱的心灵失去依托,也破坏了我的信赖摧毁了我的梦想。经过这一场独自无人知的伤心之旅,我又沉沉地孤单单地回到了家,比木头人还多一口气。
 
我又默默地开始上班下班,沉沉地昏睡、昏睡。一天,不知为了一桩什么小小事情,我与大弟争吵起来并推搡了一下,我的一只脚扭伤了,这使我悲从中来一下子失控痛哭,我己经压抑得快要不能活了,父母亲惊呆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哭完了眼泪哭够了我终于冷静地想:我这是在干什么呀?!
 
我不再看书、不再做"白日梦",这个世界上己经再没有任何一件事会更令我难过了,再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我总是昏睡,昏睡,昏睡。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就面对着"一片茫然",现在连"等待"也没有了,还有什么呢?
 
在这糟糕的日子里,太阳每天照样升起,我却从来感觉不到阳光照在身上。经过一阵子的麻木,而终于又在一个清晨冷冷地清醒过来了,我想,我再也不要存有什么幻想了,幻想是残忍而虚无的东西,毫无建设性的实际意义。我开始从梦想转向了现实。于是,在休整了二三个月后,我再次登上火车,开始了自已执意经历的真正的旅途、真正的跋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燕去燕来
后一篇:月亮,月亮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燕去燕来
    后一篇 >月亮,月亮
      

    澳门新葡新京在线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